乡村旅游

联系我们

乡村旅游 当前位置:主页 > 乡村旅游 >

唐利生:從身癱志堅到“四季有果”(圖)

时间:2018-12-26 作者:admin

  1997年10月23日,對唐利生來說是個令他人生劇變的可怕日子,就在那天,好好的他俄然倒下,任他拚命掙扎也杯水車薪,等他康復認識時,已是在遂寧二醫院的病床上了,他被確診為腦變形-半身癱瘓,半年後,花掉家裡僅有的1000元存款還欠銀行3000元借款的他出院了,妻子一聲不吭離他而去,家裡剩餘垂暮的父親和一大一小兩個平均年齡不到4歲的女兒,身心交瘁的他不知道自己活着還有什麼含義,精力一度精神萎頓,父親靠傳統的農業生產養活着一家人,日子就在恍恍惚惚中度過。1999年新年,他的妻子攜着外出打工掙來的2100元血汗錢回來了,看着弱不禁風的家人,不由得抱着哭成了一團。

  新年往後,他說什麼也不讓妻子出去打工了,他說:沒有什麼比一家人在一起更重要。沒有文明的妻子扭不過他,只好在家從事着傳統的精耕細作來養家糊口,因為身體原因,他完全不能從事深重的體力活,重擔就壓在了妻子一個人身上。

  2003年,眼看着兩個孩子連續到了學齡期,他心急如焚,怎麼掙錢撐起這個家成了他的頭疼事。

  他到鄉政府諮詢致富信息,其時的駐村幹部漆建華(現任金龍鄉****)考慮到他的實際困難,主張他栽培經果林,儘管收效相對慢點,但危險小,投入小量的勞力就能收成果實,契合他家的實際情況。他聽后覺得有道理,所以處處調查種類,並買來相關書本自學栽培技能,讀書不多的他還買了本字典,遇到不認識的字他就查字典,經過調查、學習,選地、租地,2004年,他出資6000元,在岳家溝村的馬鞍山上建起了自己的生果栽培園,佔地僅10畝,種類以油桃、五星枇杷、日本莎梨為主。為便利辦理,他挑選把家建在栽培園周圍,這一行為受到了不少鄉民的白眼,說他一天翻死,一家五口全搬到山上,種點果樹就想養活,不餓死算命大。可他深信自己的主意。

  為確保果樹年年豐登,他選用逐年遞加的方法擴展栽培,而果樹的嫁接、移栽、洒水、上肥、治蟲、修枝等各個環節的辦理技能,都是他自學加實踐而來,妻子是他僅有的幫手(技能活他自己着手,擔、抬之類的重活就由妻子一個人承當)。“每到冬臘月,果樹需求修枝,看着他一瘸一拐地忙活,又只要一隻手能用,心裏比吃了青柑子還酸,只能自己做快點,盡量讓他少做點,可有些技能活,我又做欠好”,他的妻子陳雲無法地說。

  2006年,他栽培的第一批果樹開端掛果了,4月,油桃較本地其他種類桃先上市,畝產到達500斤,以2.5元/斤的價格在當地及周邊城鎮全數售出,收入達1.2萬元;賣完了油桃,又大又甜的枇杷又熟了,以4元/斤的價格全數售出,收入2000元左右;接着又是梨的上市,以4元/斤售出,收入達3000元,乃至求過於供,他覺得日子充滿了期望。

  2008年2月,老天像是受盡冤枉,哭個不斷,眼看油桃快要老練了,可通往山下的卻只要一條爛泥路,又陡又窄,他想:假如降雨繼續,運送是個大問題。為確保果真實黃金時間上市,他有了一個斗膽的主意——築路。這條路不須太寬,夠他的小三輪車經過就行。他估算了一下,從他家到村公路有100多米的間隔,修1.2 米寬的土公路,大約需求5000元,這對欠債多年的他來說並非易事。可築路火燒眉毛,他只好找到村委會想方法。村委會容許和諧築路佔地問題,並發動鄉民及他的親朋好友義務勞動,齊心協力將這條土公路修好。很快,馬鞍山下的土公路開工了,開端就他和妻子二人漸漸修着,後來,不少仁慈的人手持鐵鏟、鋤頭號東西加入到他們的部隊,半個月後,這條長107米寬1.2米的土公路修好了,他用老練的果實去感謝山下曾給予幫助的人。

  就在一家人為走上這條新路快樂時,命運又跟他們開起了打趣:久痛未管理的妻子被成都華西醫院查出患了胃竇炎、間質瘤,假如手術,需治療費5萬元左右,而且還不能確保完全治好,考慮一再,他們一家決議拋棄手術。他覺得很對不住妻子,除了進步日子質量之外,他想不到其他補償方法。

  2009年,他的果園進入豐登期,年出售收入達2萬元,他說,栽培經果林不僅是他的掙錢方法,更是表現他人生價值的槓桿。多年的探索讓他了解了多種經果林的栽培技能,而且他自己還在不斷改造,他想把自己的栽培園打造成一年四季都有新鮮生果出售的栽培園,還給它取了個好聽的姓名——“四季有果”栽培園。2010年,他又引進了砂田橘、蜜柚、無籽西瓜、核桃、甜棗等新種類,他的栽培園也由起先的10畝開展至30畝。

  2011年,在政府的引導下,他決議栽培50畝蓬溪仙桃,這儘管不是他自主挑選的種類,可是縣委開展的特色產業,規劃栽培收效后不必憂慮銷路,老百姓能夠定心栽培。他許諾:情願無償供給栽培技能給大眾,而且歡迎我們到他的栽培園現場學習。

本文源自: 918博天堂娱乐真人游戏